马桶娱乐网

精灵系女主角加持 Netflix缴出2020年度代表作《后翼弃兵》

admin
《后翼弃兵》剧照。图/撷自Netflix Twitter

Netflix今年推出的新剧近百部,扣除掉在地化作品,单就美剧来说也有30部之多。尽管《拉契特:黯衣天使》、《鬼庄园》、《艾蜜莉在巴黎》等剧有掀起一波话题,但直到《后翼弃兵》(The Queen's Gambit)推出才真正算是Netflix缴出了2020年度的代表作,不仅有人气,更重要的是获得广泛好评。

根据美国作家华特戴维斯(Walter Tevis)于1983年出版同名小说改编,《后翼弃兵》描述在 1950 年代晚期,贝丝哈蒙被送进肯塔基州的孤儿院度过童年,一次偶然,让她一头栽进西洋棋的世界。然而,因为孤儿院提供的镇定剂让她逐渐药物成瘾,在一步步成为西洋棋大师的路上难以自拔…

《后翼弃兵》剧照。图/撷自Netflix Twitter《后翼弃兵》剧照。图/摘自Netflix Twitter

以全七集剧情来看,《后翼弃兵》的故事很“完美”,强调贝丝极具天赋时,就安排她在一群棋手中脱颖而出、过关斩将的情节,要谈她失意后的振作,就出现了旧识拉抬一把。在该有的起承转合不缺下,尾声迎来最终的胜利。

仔细一想这样的剧情似乎有点老套,但为何却能这么吸引人呢?一大原因得归功于女主角安雅泰勒乔伊(Anya Taylor-Joy)。

她的魅力不仅限于被称作精灵系女孩的外表,在贝丝这个角色上,所需要的演技是收大于放,而从几场戏中都可以看到她内敛的演出。因为童年的经历让她难以接近外人,性格上也以漠然和倔强来掩饰真实的自我,只有在某些时刻不经意流露出的表情,才让人恍然大悟她还只是个少女而已。

再进一步谈到倔强这点,剧中配角校工薛波先生的重要性,绝对大于贝丝人生中遇到的所有人。他不仅是带领她走进西洋棋的世界,更是让她了解到何谓认输的必要性,而这多半也呼应到片名“后翼弃兵”开局法,让傲气十足的贝丝体认到人生中,总有先失去才能得到的真理。

接着来谈谈《后翼弃兵》被冠上“女权影集”这点。

编导史考特法兰克(Scott Frank)以不过份强调的方式,埋下了以女权为导向的种子,在后续情节中自然地任其发展,点到为止。例如在前半段,贝丝小有名气后被媒体报导,但“性别”却成了一大重点,让她难以理解为什么报导要强调她是女性。

《后翼弃兵》剧照。图/撷自Netflix Twitter《后翼弃兵》剧照。图/摘自Netflix Twitter

不过,编剧对此没有再进一步做出批判,没有让贝丝高声疾呼男人能做的她也能,也没有让她以一种敌视男性棋手的心态行事。要说她决心突破男性的传统框架,倒不如说她擅长的领域恰好只是由男性主宰。

她想赢纯粹是因为想赢,她不在乎对手是男是女,在下棋的过程中,性别在她眼里根本无关紧要。这样的想法或许能让观众借镜,看到女性作为主角获得胜利,不再感到讶异也别欢欣鼓舞地强调“女性胜利”,就让它变得稀松平常,如此一来才算真正落实平权。

而在剧情与主演之外,为剧集加上不少分数的还有美术场景与服饰营造出的时代感,以及 Carlos Rafael Rivera 的配乐。Carlos Rafael Rivera 与编导史考特法兰克曾合作电影《铁血神探》及 Netflix 迷你影集《无神之境》(Godless),他也因《无神之境》拿下艾美奖最佳片头曲殊荣。

▼《无神之境》片头曲。

整体来说,《后翼弃兵》单就剧情并不足以获得如此好评,多靠主演及美术、配乐加持下,才成就了一部年度优质影集,成功让人想一探西洋棋的魅力。

标签: 艾美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