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桶娱乐网

传奇美人胡因梦进军国际 片商竟告新闻局索赔

admin
胡因梦曾在台湾影坛当红抢手。图/报系资料照片

(★“udn怀旧片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好莱坞影视界这几年流行在大片中刻意安插亚裔要角,邀请具知名度的或其他亚洲国家知名演员担纲,亚洲红星接拍英语电影,似乎愈来愈普遍,并不是多么石破天惊的成就。

但在40年前,就完全不是这样了,要能接拍“国际”大片,需要有一定的英语能力,国内影坛不少红星这一关就过不了,此外最好还能有国内以外的卖埠实力,就又过滤掉一些人,到最后曾有机会参与国际大片演出的国内红星,人数真的少之又少,且所谓的“国际”,几乎不太可能是国内观众最熟悉的好莱坞,往往是日本,顶多到澳洲就很了不起。

国内影坛的超级大美人胡因梦,大学念的是德文系,还曾到美国留学,所以外语能力不是问题,又有标准东方美的出色脸蛋,因此引起外国影人的兴趣,力邀她出国闯一闯,她也怀着跃跃欲试的心情,充满期待。这部片子要到新加坡拍摄,有日本和澳洲的资金,故事描述2次大战期间,日军、澳军、华人在当地的恩怨纠葛,显然不只格局大,角色也有相当程度的发挥。

胡因梦是台湾影坛出名的大美人。图/报系资料照片胡因梦是国内影坛出名的大美人。图/报系资料照片

据当年报载,胡因梦在片中扮演在新加坡的地下工作人员,和日本主角北大路欣也既有感情,却也必须协助同胞逃脱而背叛,彼此的爱恨冲突感觉颇吸引人。这部电影,名字叫“南十字星”,胡因梦是在澳洲雪梨举办亚太影展活动上,丰采迷住澳洲的编剧约翰麦卡伦,才有了这次踏入国际的机会。相当慎重的日本片商,还在开拍前邀她到日本出席4天的活动,观察她对当地观众是否够有号召,结果令他们很满意,就敲定了这次的演出。

不过当胡因梦到日本拍了戏,再接受访问后,角色情节安排就又有大扭转,原来与她对手的并非北大路欣也,而是另一位男主角中村敦夫,变成和中村敦夫有感情戏,且“南十字星”突然成了东宝影业50周年大片,以那时国内仍在禁演日片,胡因梦的演出极有可能无缘呈现在家乡观众眼前,虽然报导也提过,这片会有英语版,国内会上映的应是英语版。

胡大美人拍外片,媒体报得轰轰烈烈,之后却有些不了了之,至少,观众等半天都没等到“南十字星”盛大在台推出,且她后来也没有再往欧美的拍片活动,而是回到国内拍戏,然后转进小萤幕主演了杨佩佩在台视制作的“慈禧外传”,再到香港拍了几部港片,返台主演中影“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”,随着该片意外创下卖座佳绩,她却淡出幕前转型为作家。到底,“南十字星”后来怎么了?

其实,早在胡因梦扮演慈禧之前,“南十字星”就已悄悄在台上映,还闹出中途辍映的风波。购得此片的片商,将该片另取名为“军魂”,观众只能在报上的电影广告中看到英文片名是The Southern Cross,并没有主角的名字,上片前的大广告则列出中村敦夫、北大路欣也、坂上二郎、约翰霍华、史都华威尔逊等5位男星,完全没见到胡因梦,除了一路注意这片新闻的影迷,才会发现“军魂”就是胡因梦参与的那部国际大片。

翻摄自民国73年自立晚报翻摄自民国73年自立晚报

片商此举的理由似乎令人费解,看了片子后就不会意外。这部电影确实分成日语版和英语版,分别提供日本、日本以外的国家上映,但日版长144分钟,网上流传的英语版仅99分钟,缺了至少40分钟的内容,从国内的电影广告看来,国内上映的“军魂”应是片长短很多的英语版,胡因梦的戏分被删到只有一分钟,且除了一出场先闻其声尚未露脸时以英语广播战况新闻外,正式亮相后的内容是与她的哥哥用国语对话,完全和拍国内电影没太大差别,只剩一分钟,也没办法让她和中村敦夫有啥精彩的互动,无怪乎片商在广告上连有她参与都不愿意提。

胡因梦在「军魂」中戏分被剪到剩一段。图/摘自imdb胡因梦在“军魂”中戏分被剪到剩一段。图/摘自imdb

当年报载有提到胡因梦拍了一场“以完整的情绪表演由哀伤、愤怒、绝望而后到无助的哭泣的戏,长达10分钟”当然在国内上映的“军魂”完全消失,日本版的剧照中有她在中村敦夫怀内哭泣的画面,有可能仍保留了不少。胡因梦在拍摄时,对国内记者表示她是被以女主角的礼遇对待,感觉很好,日本人应该没有唬弄她。

日版「军魂」中胡因梦(左)与中村敦夫有对手戏。图/摘自auctions.yaho...日版“军魂”中胡因梦(左)与中村敦夫有对手戏。图/摘自auctions.yahoo.co.jp

在“军魂”里,还有一个下场比胡因梦更惨的知名演员,就是日本的长青美女黑木瞳,那时20出头的她,还是宝冢歌剧团的成员,被相中参与东宝50周年大片,是第一次演出电影,演一位医院的护士,在英语版中彻底消失,完全没出场,连胡因梦的一分多钟都不如。

首度登上大银幕的黑木瞳(右),在「军魂」英语版戏分剪光,这一幕也消失。图/摘自a...首度登上大银幕的黑木瞳(右),在“军魂”英语版戏分剪光,这一幕也消失。图/摘自auctions.yahoo.co.jp

“军魂”的澳洲制片方面正是曾和国内合拍“Z字特攻队”的麦卡伦公司,该片中前往新加坡偷袭日军基地的联合部队也就是Z字特攻队的小组,影片内容虽和“Z字特攻队”虽无直接关联,却同样是在2战时期该小组成员可歌可泣的故事,不过“军魂”情节就以真人实事为本,约翰霍华与史都华威尔逊扮演的军官都真有其人,也都真的因行动失利而牺牲。

但在日本东宝加入后,日方的形象不能够纯粹负面,所以加入中村敦夫扮演曾在剑桥留学、心地仁厚的翻译官,和澳洲俘虏培养出友情,片子完成在日本首映时,一堆当年英澳殉职军官的家属被请到东京出席,看到电影却是火冒三丈,因为“坏人”竟然被描述得不那么坏,主角反倒变成日本人。尽管英语版“军魂”把日本人相关戏分砍掉40分钟,还是难平家属怒火,最后很奇妙的反而在澳洲从来未曾在戏院公开上映,只曾以迷你影集之姿在电视播出。

「军魂」约翰霍华(左)与中村敦夫各是英语版和日版的主角。图/摘自auctions...“军魂”约翰霍华(左)与中村敦夫各是英语版和日版的主角。图/摘自auctions.yahoo.co.jp

看起来“军魂”至少在国内还上了大银幕、比澳洲要好?哪知道据传因南部的上映广告打出一句宣传词“国际影展看不到的日片”,被人检举是日、澳合资,根本不符在台上映资格,新闻局查证之下,发现误信片商将该片以澳洲电影通过准映,不管片子在台已经上映,勒令立刻下片、收回准演执照,拷贝退运出口。“军魂”本来排在12月22日上映,预计演到隔年元月以后,结果12月29日就下片,片商除票房损失外还负担戏院违约金。结果半年之后,新闻局收到片商附上的澳洲报税资料,又再度决定重新发还执照准映,片商不满最佳档期已过,一怒之下状告新闻局索取国家赔偿还胜诉。

从日版海报可以发现此片正是后来曾在台短暂上映的「军魂」。图/摘自auctions...从日版海报可以发现此片正是后来曾在台短暂上映的“军魂”。图/摘自auctions.yahoo.co.jp

然而新闻局也非省油的灯,同样走法律途径,争取上诉,得到高等法院支持,判电影公司败诉,不但680万国家赔偿拿不到,还要付所有诉讼费用,被形容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

(★“udn怀旧片”专栏内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。)

标签: